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您最近瀏覽過的商品
CCTV10百家講壇-孟子的智慧
【精品圖書推薦】
CCTV10百家講壇-孟子的智慧


作者
傅佩榮
ISBN
9787101067330
頁數
149
開本
16開
封面形式
簡裝本
出版社
中華書局
出版日期
2009-6-1
NT$
190
        


配送說明: 國際快遞 , 海運郵遞 。

付款說明: 1. VISA、MASTER線上刷卡 2. 信用卡傳真刷卡付款 3. 郵政劃撥 4. 銀行匯款 5. PAYPAL
 特色及評論  
  傅佩榮首次登壇,全新解讀《孟子》。只讀《論語》是不夠的,本書以作者在CCTV-10《百家講壇》所作同名講座為基礎整理潤色而成。
現代人最重要的不是快樂嗎?
現代人最缺乏的不是自信嗎?
那麼何不向孟子請教呢?
真正的快樂不是源自外在成就,而是來自內心的真誠。
——傅佩榮
 內容簡介  
  儒家思想為什麼被稱作“孔孟之道”?孔子身後一百多年的孟子如何在諸侯混戰的烽火中將孔子的學說發揚光大?孟子又是怎樣在百家爭鳴中脫穎而出?今天的中國人能從孟子那堭o到什麼有益的啟示?千年之後,孟子的智慧是否依然生機盎然?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著名學者傅佩榮先生應CCTV 10《百家講壇》欄目邀請,與我們分享跨越千年而依然行之有效的孟子的大智慧,娓娓講述在平凡瑣碎的日常生活中,如何教育子女、什麼是真正的孝、怎樣才能做一個快樂而自信的人……本書正是根據傅佩榮先生這次講座精心整理編輯而成,內容更豐富,更全面。全書分《孟子這個人》、《教育這件事》、《孝順很重要》、《修養見功夫》、《人生的快樂》等十個主題,以質樸、平易而又富於啟發性、感染力的語言,在各種中、西方歷史故事、生活實踐的佐證下,帶領大家去感受孟子的精彩觀點,分享孟子的大智慧,體會孟子思想對現實人生的啟示。
 本書目錄  
  前言 自信的快樂
第一講 孟子這個人
第二講 教育這件事
第三講 孝順很重要
第四講 修養見功夫
第五講 仁政有理想
第六講 異端要批判
第七講 辯論不簡單
第八講 性善有說法
第九講 人生的快樂
第十講 “人”能寫多大
 文章節選  
  第一講 孟子這個人
一、孟子的啟蒙老師
孟母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在當時各種條件都缺乏的情況之下,卻給了孟子最好的教育,孟子日後的成功與她有著十分密切的關係。可以說,她是孟子的第一位啟蒙老師。這一點,通過下面的幾個小故事不難看出來。
今天談孟子,很多人都會想到“孟母三遷”的故事。這個“三”字,在古代是“多次”的意思。也就是說,孟母為了給孩子良好的教育環境,曾經多次搬家。
孟子小時候,家住在墓地附近,看到喪葬的情形,孟子就模倣大人們的樣子,扮演喪葬的過程。孟母不願意讓孩子學這些,就搬了家。這次搬到了集市旁邊,孟子就以叫賣為遊戲,學著稱斤論兩、討價還價。孟母一看,這種環境對小孩子也不合適,於是再度搬家。最後搬到學堂旁邊,孟子就跟著那堛瑣ル肣抩Е萲狙悕M禮儀。孟母認為這才是孩子應該學習的,就住了下來。
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出,孟母很注意周圍環境對孩子的影響,有意選擇有利於孩子健康成長的外部環境,來熏陶感化孟子。這對孟子的成才起到了非常關鍵的啟蒙作用。
孟母還注意身教和言教相結合,以身作則,通過自己的行為來影響孟子。據《韓詩外傳》記載:當孟家還在集市旁居住時,東邊的鄰居殺豬,大概是豬叫的聲音很淒厲,小孟子就問,他們為什麼要殺豬呢?媽媽隨田口就應了一句,要讓你吃豬肉啊。孟子十分高興,就等著吃肉。媽媽其實是開玩笑啊,說完之後,她很後悔,想到自己一直教育兒子要誠實守信,怎麼可以帶頭不守信用呢?為了不失信于自己的孩子,儘管家婺g濟上十分困難,她還是買了一塊豬肉給孟子吃。身教重於言教,母親以自己的行動示範什麼是“言而有信”,確乎比許多言語上的教誨更為有效。
關於孟子,還有一個家喻戶曉的故事,這個故事見於《三字經》,叫做“子不學,斷機杼”。講的是孟子小時候逃學回家,孟母正在織布,看見兒子逃學,非常生氣,就拿起一把剪刀,把織布機上正在織的布匹剪斷了。孟子很惶恐,跪在地上請問原因。母親責備他說:“你讀書就像我織布一樣。這布是一絲一線織起來的,現在割斷了線,布就無法織成了。學問也必須靠日積月累、不分晝夜勤學得來的,你今天不刻苦讀書,半途而廢,就像這被割斷的布匹一樣,不能成才。”孟子非常慚愧,從此開始專心讀書,旦夕勤學。
後來,孟子成年了,在學問上有所成就,也結了婚。有一天回家,他看到妻子獨自一人在屋埵鬤}腿坐著,就很不高興,甚至產生了休妻的念頭。因為這樣是不合乎禮儀要求的,守禮的表現,應該是坐在腳後跟上面,有人來了就要上身直立跪坐。孟母問明情況後,責備他說:“這是你不講禮儀,不是婦人不講禮儀。根據禮的要求,‘將上堂,聲必揚’,一個人將要進門的時候,必須先問屋婼皉b;將要進入廳堂的時候,必須先高聲傳揚,讓堶悸漱H知道;將要進屋的時候,必須眼往下看,不能直接去觀察別人。你自己先沒有守禮,怎麼可以怪妻子呢?”孟子認識到錯在自己,就打消了休妻的念頭。我們現代人看這個故事,難免會覺得古代的婦女真可憐,在家堣@個坐姿或者站姿不對的話就有被休棄的危險。假如我們換一個角度,卻能看出孟子的母親非常明理,也善於培養孟子嚴於律己、知錯必改的品質。
再後來,孟子已經在社會上很有成就了,他到了齊國,做到三卿之一,就是很大的官了。有一天,他心情不太好。母親一眼就看出來了,問道:“你心情為什麼不好啊?”孟子說:“現在齊宣王雖然給了我很高的待遇,卻一直不肯實施我的政治主張。我很想離開去宋國行道,但母親年紀大了,搬遷不便,所以遲遲沒有走。”孟母說:“你千萬不要因為我而忍耐。我是婦道人家,我守我的禮,相夫教子;你是一個讀書人,要以行義為上。我來守禮,你來行義,該離開就離開,千萬不要顧念我。”事實上,孟子後來的確離開了齊國。不過孟子在齊國期間,孟母就已經過世了,後來孟子還特地將母親迂迴魯國安葬。孟子是鄒國人,鄒國是魯國的附庸國,他還是把魯國當作自己的祖國。
上面這些小故事,雖然不一定真實可靠,但我們可以想見,在孟子人生的很多關鍵階段,他的母親確實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麼有人要問了,他父親呢?孟子是不是跟孔子一樣,父親過世很早,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呢?在這裡我們有必要順帶回答這個問題。
孟子的家不是單親家庭。我們怎麼知道呢?因為在《孟子》書中提供了特別有力的證據。
《孟子·梁惠王下》記載了這樣一件事:
魯平公準備去拜訪孟子,一個叫臧倉的寵臣阻攔說:“您不要去,因為賢者應該表現出禮和義,而孟子沒有做到,他是後喪逾前喪,後來為母親辦的喪事,排場超過了以前為父親辦的喪事。”
於是,魯平公沒有去見孟子。樂正子問他原因,魯平公就把臧倉告訴他的事說了。
樂正子說:“他沒有不合禮義啊,父親過世的時候,他比較年輕,身份是士;後來母親過世時他做了大官,身份是大夫,父母的喪禮要按照兒子的身份來確定規格,這是古時候規定的,沒有什麼不合禮義的啊!”
魯平公沒話說,於是推託說:“我說的不是這個,我要講的是他給母親辦喪事時,棺木和衣物太華美了。”
孟子為母親所辦的喪禮,的確是非常隆重。孟子有個學生叫充虞,負責為孟子的母親籌辦喪禮。辦完喪事之後,他也覺得非常奇怪,就找機會請教老師說:“您為您的母親置辦的棺木似乎太好了。”孟子怎麼回答呢?他說:“我們一向只是規定棺木的厚度,而沒有其他限制。從天子直到百姓,講究棺槨不只是為了美觀,而是要這樣才算盡了孝心。如果受法令限制不能這麼做,就不會稱心;如果沒有錢財可以這麼做,也不會稱心。既合法令又有錢財,古人都這麼做了,為什麼只有我不可以呢?”我們由此知道孟子的原則,只要做子女的有能力,可以給父母做到最好。而且在儒家看來,奉養父母親,每天都要做,不能當作最大的事;真正重大的事是父母過世的時候,好好辦喪事,讓他們死後哀榮。
魯平公最終沒有去拜訪孟子,孟子也不怪他。孟子認為任何事情都要看時事所趨,條件成熟了自然就成了,今天沒有來,代表條件還不成熟,不需要勉強。這是儒家處事的態度。
從這個故事也可以知道,父親過世時孟子已經是士的身份,也就是受過教育的文化人,肯定已經成年了。
我們之所以用一定的篇幅介紹孟子的家庭,不僅因為這對他以後的人生道路起著原生性的影響,而且可以給當代人一些有益的啟示。接下來,我們要介紹孟子在家庭之外的社會大舞臺上,到底有什麼樣的遭遇,有什麼樣的發展。關於這些,我們要借助於一部赫赫有名的史書——司馬遷的《史記》。
二、孟子的知音
在司馬遷的《史記》堶情A談到孟子的時候只用了兩百多個字,但是他寫得非常精彩。
司馬遷說,“孟軻,騶人也。受業子思之門人”。騶(zou),通常寫作鄒,在今山東鄒城一帶。孟子是子思的學生的學生,而子思是孔子的孫子,所以要講輩分的話,從孔子作為儒家第一代,到孟子已是第五代了。
輩分上是比較晚了,但重要的是什麼呢?司馬迂用三個字描寫孟子,叫做“道既通”,意思是他把孔子的道完全學通了,這才站出來說要宣揚儒家的思想。
孟子的生活年代,一般認為是在西元前372至前289年之間,亦即戰國時代(前475∼前221)的中期。這個時候,在西方,柏拉圖(約前427∼前347)已經建立了學院,就是西方的第一所大學,他的學生亞堣h多德(前384∼前322)已經建構宇宙觀、人生觀各種宏闊的思想體系,亞堣h多德的學生亞歷山大大帝(前356∼前323),馬其頓的國王,已經建立了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帝國。在中國,諸侯爭雄,都希望富國強兵、統一天下,爭相延請有學問、有見解的人士,為自己提供治國方略。孟子從40歲開始週游列國,帶著學生,到任國、齊國、滕國、薛國、宋國這些國家去遊說。幾年跑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成就。因為這些諸侯國除齊國外都是小國,起不了太大作用。而那些大國呢?像秦國,任用商鞅進行變法,富國強兵;楚國與魏國任用吳起,戰勝了很多國家;齊國任用孫臏、田忌這些將軍,“諸侯東面朝齊”。這些大國都盡力擴張土地,成為霸主。這個時候孟子帶著學生去找這些國君,說的是“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希望他們能施行仁政,可以想見,效果不會太理想。
孟子52歲時,去梁國謁見梁惠王。梁惠王第一句話就問:“老先生,你不遠千里而來,將為我的國家帶來什麼利益吧?”他一講利益,孟子就皺眉頭,說:“大王何必談利益呢?你只要談仁義就夠了。”一般人都追求利益,儒家講的卻是仁義,孟子跟國君所談的,是孔子的思想,以及堯舜與夏商週三代的開明帝王是怎樣去照顧百姓的。孟子整個的思想就是設法讓你明白,講仁義就可以取得最大的利益,因為這符合人性的要求,天下百姓都會支援你,仁者無敵,你將來可以稱王。
……
 作者介紹  
  傅佩榮,1950年生,祖籍上海。畢業于台灣大學哲學系,曾師從哲學大師方東美先生。美國耶魯大學哲學博士,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曾任台灣大學哲學系主任兼哲學研究所所長,荷蘭萊頓大學、比利時魯汶大學客座教授。曾獲台灣地區最高文藝獎獎項。 傅教授在教學、研究、寫作、演講、翻譯各方面皆有成就。1990年以來,傅教授每年開展200多場哲學講座,還多次應邀前往馬來西亞、南韓、美國、新加坡等地華人社團作傳統文化講座。近年來,亦曾多次受邀在中國大陸演講。著作逾百部,中文簡體字版有《向莊子借智慧>、《哲學與人生》、《智者的生活哲學》、《自我的覺醒》、《解讀論語》、《解讀莊子》、《解讀老子》、《解讀孟子》、《儒家與現代人生》等。
 
 


我想要 訂閱 取消 中國圖書網的電子報

客戶服務電話 :886-4-23728657 · 傳真 886-4-23725935        京ICP備09013606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