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您最近瀏覽過的商品
對倒
【精品圖書推薦】
對倒


作者
劉以鬯
ISBN
7506320606
頁數
180
開本
32
封面形式
簡裝本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1-2-1
NT$
124
暫時缺貨

配送說明: 國際快遞 , 海運郵遞 。

付款說明: 1. VISA、MASTER線上刷卡 2. 信用卡傳真刷卡付款 3. 郵政劃撥 4. 銀行匯款 5. PAYPAL
 內容簡介  
  王家衛說:一本1972年發表的小說,一部2000年上映的電影,交錯成一個1960年的故事。
《花樣年華》說的是一男一女的故事,一個有夫之婦,一個有婦之夫。
《對倒》說的也是一男一女的故事,一個是從上海移民來香港的中年男子,一個是在香港本地長大的少女。
 本書前言  
      《對倒》在《星島晚報》發表後,隔了二十年才由北京中國文聯出版公司出版單行本。由於《對倒》是一部沒有故事的小說,很難引起讀者的注意與興趣,文聯出版公司刊行此書,印數很少,即使斷市也不考慮再版。
    因此,《對倒》在書市消失一個時期後,幾乎被人遺忘了,使我擔憂《對倒》會被時間淘汰。
    意想不到的,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忽然接到福建海峽文藝出版社林承璜先生寄來一封信和一本《世界短篇小說精品文庫(中國卷)》。
    林先生在信中這樣寫:“我社副社長林秀平要我告訴您,您的大作《對倒》收入《世界短篇小說精品文庫
(中國卷)》……”
    這是好消息,使我十分高興。翻閱這本厚厚的選集時,讀到了楊義先生在《編選者序》中對《對倒》的評語:
    “港臺一些出色的小說家對審美形式的追求,簡直稱得上嘔心瀝血。劉以鬯的《對倒》以敘事結構形式作為題目。結構形式的靈感來自作者買到一枚一正一負對倒相連的郵票,它描寫香港鬧市大街上一個老者滿懷憶舊情緒,一個少女滿懷浪漫的世俗理想,從街道兩端相對行走,對街頭櫥窗和風波作齣電影院鄰座和公園的同一張椅子,相互間又做著風馬牛不相及的猜測。這種把意識流手法用於陌生人街頭對行,從而產生隔代人不同心態的強烈對比的敘事謀略,實在是匠心獨到的創造。”
    讀過揚義先生的評語,很希望《對倒》能有重印的機會,最好在香港出版。
    儘管我的主觀願望相當堅強,客觀上卻很難取得實現願望的條件,惟有等待機會。
    半年前,新加坡作家謝克來信告訴我:《對倒》不但入選西北大學出版社刊印的《二十世紀中國短篇小說精選》第一冊,而且還入選上海大學出版社刊印的《二十世紀中國短篇小說選集》第四卷。
    從這種情形來看,《對倒》縱無市場價值,卻能在斷市時得到學者的重視,顯示存活條件並未完全消失。
    今年六月,一件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驀地發生:我不再處理辦了十五年半的《香港文學》
(月刊)的事務。
    失去《香港文學》後,情緒低落,內心空虛恍惚,做什麼都提不起勁。
    朋友們知道這件事後紛紛寫信給我,打電話給我,勸我不要氣餒、勸我繼續在坎坷的文學道路上行走。尤其是黃東濤、蔡瑞芬夫婦知道我的心情煩亂,走來太古城邀我茶敘,建議為我出版三本新書。
   東濤的建議,令我看到了藍天,我很興奮,隨即要求先出《對倒》,交長、短篇《對倒》合在一起,加上各地學者、作家的評論,結成《對倒》香港版。東濤聽了我的話,點點頭,說:“我們樂意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但是,”我說:《對倒》沒有商業價值,獲益出版此書,難免在經濟上蒙受損失。
    東濤用撫慰的口氣對我說“不用擔憂,獲益有能力擔荷重負。”
    這樣,我的願望終於成為事實。
    東濤夫婦給我的支援與幫助,使我深受感動。我在此謹向他們表示衷心的謝枕。
 本書目錄  
  寫在作家版《對倒》的前面
《對倒》新版前記
1對倒(短篇小說)
2對倒(長篇小說)
附錄
《〈對倒〉寫真集》前言
王家衛為何“特別鳴謝劉以鬯”
劉以鬯第一次回答關於“鳴謝”問題
《花樣年華》三處字幕引自《對倒》
 文章節選  
  對 倒(短篇小說)

    一0一號巴士進入海底隧道時,淳于白想起二十幾年前的事。二十幾年前,香港只有八十多萬人口,現在香港的人口接近四百萬。許多荒涼的地方,變成熱鬧的徒置區。許多舊樓,變成摩天大廈。他不能忘記二十幾年前從上海搭乘飛機一到香港的情景。當他上飛機時,身上穿著厚得近似臃腫的皮袍,下機時,卻見到許多香港人只穿一件白襯衫。這地方的冬天是不大冷的。即使聖誕前夕,仍有人在上桌邊吃雪糕。淳于白從北方來香港,正是聖誕前夕。長江以北的戰火越燒越旺。金圓券的狂潮使民眾連氣也透不轉。上海受到戰爭的壓力,在動蕩中。許多人都到南方來了,有的在廣州定居,有的選擇香港。淳于白從未到過香港,卻有意移居香港。這樣做,只有一個理由:港幣是一種穩定的貨幣。淳于白從上海來到香港時,一美元可以兌六港元,現在,只可以換到五點六二五。

2

    舊樓的木梯大都已被白蟻蛀壞,踏在上面,會發生吱吱的聲響。這些木梯。早該修葺或更換了。不修葺,不更換,因為業主已將這幢戰前的舊樓高價賣給正在大事擴展中的置業公司。這是姨媽告訴亞杏的。亞杏的姨媽住在這幢舊樓的三樓,已有二十多年。亞杏與姨媽的感情很好。有事無事,總會走去坐坐。現在,走下木梯時,她手堮陬菑@隻雪梨。這雪梨是姨媽給她的。亞杏走出舊樓,正是淳于白搭乘巴士進入海底隧道的時候。
    拐入橫街,嗅到一股難聞的臭氣。這裡有個公廁,使每一個在這條街上行走的路人必須用手帕或手掌掩住鼻孔。亞杏不喜歡這條橫街,因為這條橫街有公廁。每一次經過公廁旁邊,總會產生這種想念:
    “將來結婚,找房子,一定要有好的環境,近處絕不能有公廁。”

3

    巴士拐入彌敦道。淳于白見到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約莫四十歲,與二十年前的風度姿態完全不同。她不再是一個美麗的女人。雖然只是匆匆的一瞥,淳于白卻清楚看出她的老態。她不再年輕了。她帶著兩個孩子在人行道上行走。如果沒有在二十年前見過她的話,決不會相信她曾經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她有好幾個名字。二十年前淳于白在一家小舞廳婸{識她的時候,她有一個庸俗的名字,叫做“美麗”。一個美麗的女人不一定需要叫“美麗”。她並不愚蠢,卻做了這樣愚蠢的事。那時候,淳于白的經濟情況並不好。那時候,大部分逃難到香港的人都陷於經濟困境,美麗常常請淳于白到九龍飯店去吃消夜。淳于白想找工作,那時候,人浮於事的情形十分普遍,找不到工作,什麼心思也沒有。不再到舞廳去,不再見到美麗。他的情緒是在找到工作後才好轉的。當他情緒好轉時,他走去找美麗,美麗已離開那家舞廳。兩年後,在渡海小輪上見到她。她不再叫做“美麗”了。她已嫁人。渡輪抵達港島,分手。然後有一個相當長的時間互不知道對方的情形。當他再一次見到她時,她不但改了名,而且改了姓。淳于白是在一個朋友的派對上見到她的。她說她已離婚。那天晚上,他們玩到淩晨才離去。那天晚上,淳于白送她回家。那天晚上,淳于白睡在她家堙C那天晚上,淳于白對她說“下星期,我要到南洋去了。”過了一個星期,淳于白離開香港,這個一度將自己喚叫“美麗”的女人送他上飛機,還送了一件衣服給他。這件衣服是她自己縫的。現在,淳于白還保存著那件衣服。那衣服已經舊了,淳于白捨不得丟掉。他是常常想到這個女人的。剛才,巴士在彌敦道上駛去時,又見到這個一度名叫美麗而現在並不美麗的女人。

4

    亞杏見到那只胖得像只豬的黑狗搖搖擺擺走過來,走到水果店前,蹺起一條腿,將尿撒在燈柱上,她是常常見到這只黑狗的,常常見到這只黑狗排尿,常常見到這只黑狗走來走去。事實上,展現在眼前的一切都是看慣了的。即使士敏的人行道上有一串鞋印,也記得清清楚楚。

5

    巴士在彌敦道上疾馳。偶爾的一瞥,淳于白髮現那幢四層的舊樓還沒有拆除。彌敦道兩旁,新樓林立,未拆卸的舊樓,為數不多。淳于白特別注意那幢舊樓。因為二十年前曾在那堛ㄨL金。“二半……二七五……二半……二七五……三0……三二五……三半……三二五……”報告行情的聲音,由麥克風傳出,猶如小石子,一粒一粒擲在炒金者心中。對於炒金者的心理,淳于白比誰都熟悉。淳于白從上海來到香港時,託人匯了一筆錢來,那時候,上海的金融亂得一塌糊塗。金圓券的幣值每一分鐘都在變動,民眾卻必須將藏有的黃金繳出。淳于白沒有繳出黃金,暗中將黃金交給一個香港商人,講明到香港取港幣,那時候,一根條子可換三千港幣,淳于白只換得二千五。這當然是吃虧的,淳于白心堣]明白。問題是:除了這樣做,沒有第二個辦法可以將黃金匯到香港,長江以北的戰局越來越緊,朋友見面總會用蚊叫般的聲音說些這一類的話:
   “你怎麼樣?”
    “我怎麼樣?”
    “不打算離開上海?”
    “打算是有的,不過,事情並不簡單”
    “到過香港沒有?”
    “沒有。”
    “許多人都到香港去了?”
    “是的,許多人都到香港去了。”
     上海是緊張的,整個上海的脈搏加速了,每一個人都知道徐蚌會戰的重要性。報紙上的新聞未必可靠,人們口頭上傳來傳去的消息少有不添油加醬的,房屋的價格跌得最慘,花園大洋房只值七八根大條子,有錢人遠走高飛,

 

 作者介紹  
      劉以鬯原名劉同繹,字昌年,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七日生,祖籍浙江鎮海。一九四一年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曾在重慶、上海、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任報紙、雜誌編輯、主編。
    一九九四年,為香港臨時市政局“作家留駐計劃”第一任作家。一九八五年一月至二000年六月,任《香港文學》月刊總編輯。現為香港作家聯會會長。一九三六年開始發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酒徒》、《寺內》、《天堂與地獄》、《島與半島》、《他有一把鋒利的小刀》、《短綆集》、《見蝦集》、《劉以鬯實驗小說》、《龍須糖與熱蔗》、《端木蕻良論》等。《劉以鬯中篇小說選》為第四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獲獎作品。
 


我想要 訂閱 取消 中國圖書網的電子報

客戶服務電話 :886-4-23728657 · 傳真 886-4-23725935        京ICP備09013606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