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您最近瀏覽過的商品
雜花樹:李樹喜詩詞三百首
【精品圖書推薦】
雜花樹:李樹喜詩詞三百首
雜花樹:李樹喜詩詞三百首

作者
李樹喜
ISBN
7104020861
頁數
208
長度
230 毫米
寬度
151 毫米
高度
11 毫米
封面形式
簡裝本
出版社
中國戲劇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5-5-1
NT$
247
暫時缺貨

配送說明: 國際快遞 , 海運郵遞 。

付款說明: 1. VISA、MASTER線上刷卡 2. 信用卡傳真刷卡付款 3. 郵政劃撥 4. 銀行匯款 5. PAYPAL
 內容簡介  
  李君樹喜將歷年的詩詞選輯成集,命曰《雜花樹》。一是切合自己的名字,二是切合寫作的意趣。樹喜
和我是老友,相差近二十歲,是忘年交。他是著名的記者、報告文學家,並有多種專著問世,他在詩詞方面也卓有所成,稱得起是一棵爛漫的“雜花樹”。

  李君在自序婸﹛G他寫詩“有所遵循又致力出新,雖不涉怪力亂神,亦有前賢今人未及言之者”。“致力出新”是他的詩詞一大特色。

  我以為,“新”有兩層意思,一是寫當代人新的思想感情、當代的種種事物,富有時代色彩。二是道前賢今人之所未道,創出新意象,新意境,新構思,新韻味。兩者往往是相結合的。

  詩人在新疆的一首詩寫道:“夜色朦朧月色悲,秋來猶是夏時衣。夢中恐惹離人淚,懷抱羌笛不敢吹。”歷代詩人往往以吹笛的哀韻寫離人的悲苦。此詩反其意而用之,別出心裁,表現出更深沉的哀怨。寫漓江的一首詩道:“巨筆揮天外,涂描雨和風。無心飄作帶,隨意便成峰”。韓愈咏漓江“水似青羅帶”,已成千古名句,在今天詩人眼中卻是另一番景象。他把漓江比成一支大筆,無心作帶,蘸著風雨向天隨意揮灑,便畫出形象各異的奇峰。不僅創意新奇,而且更能傳漓江之神。到過漓江的人都會感到,山色如水,水色如山,而且山濕漉漉的,似剛才畫成,墨跡未幹。

  詩人筆下,時有佳句妙趣橫生。如“溪水柔如初嫁女,松石蒼若老漁翁”,“無限秋風遊子意,清波如酒月如鐮”。其中之比喻,寡聞所及,前未之見,把溪水的美寫到極致。《偶得句》一詩頗為別致:“人心曲曲彎彎水,世事重重復復山,情意濃濃淡淡酒,收成雨雨風風年。”通篇多用聯綿詞,過去詩詞中偶一見之,多是遊戲之作,無多深意。這一首則不同,于輕鬆中透視出世態人情,余味深深。《春歸》則畫出一幅田園春光的小品,又新又美:“水淺荷塘月,風柔柳絮花,春歸如燕子,最早到田家。”歷來寫春歸,多帶有愁緒。此詩不同,創出全新的境界。春去夏來即進入耕稼的大忙,農家並不介意花開花落,卻喜落花之後,枝間出現新的果實。

  李君深于歷史的研究,著有《中國人才史》和《用人通鑒》等,所寫咏史詩多首,視角獨特,頗有創見,且舉一例:“媾和總是兵壓境,禪讓多因劍抵腰。勝者王侯敗者寇,吹吹打打換新朝。”寥寥二十余字,道破幾千年古今中外所謂“媾和”、“禪讓”的政治把戲,快人快語。堯舜禪讓,是我國上古有名的佳話,然而堯幽囚,舜野死,早有史家提出疑問。且看清宣統退位,完全是大勢已去的萬般無奈,是在“兵壓境”、“劍抵腰”的威逼下作出來的,然而看那些遜位的詔書,卻常常說是“禪讓”!放眼今日之世界,有多堂皇美妙的言辭掩蓋著刺刀上的鮮血。吟味此詩,令人忍俊不禁。

  李君又是富於感情的,《中秋思痛》是這樣寫的:“悔接老父舊銀元,月照中秋去不還。墳土新生離亂草,紙錢豈抵米柴錢。”詩人自注道“近年來,每還鄉,父親都要將所存幾塊舊銀元與我。我婉拒之間有說不出的味道,總之是不祥之感。去年‘十一’攜妻女歸,父將銀元悉數交孫女收藏。臨別,眼中淚光閃閃,令人不敢正視。逾年清明即逝。吾感慨思痛,豈有命運與先兆乎?”詩並文俱感人至深,讀之酸鼻。子欲養而親不待,紙錢再多怎抵得在老人生前給與更多的贍養和關懷!這是孝心深厚的子女所有的共同感情,經詩人道出。想人之所共想,道人之所未道,更具有至深的感染力。

  該談一談的詩還多,只舉這幾例。但還必須以一詩作結。《原上草》寫道:“拼將生命越寒冬,葉又青蔥花又紅。哪管他人何顏色,自開自落自從容。”這是詩人情懷的自我寫照。何等從容而瀟灑!

  當代詩詞的發展需要許多條件。其中求新要算是關係榮悴存亡的一個條件。求新不易,以深厚的風騷底蘊,創鑄時代的新詩聲更難,終生致力於斯也只能為詩之大廈添一磚瓦。我雖已老邁而詩興未衰,願與李君共勉。

  時居紐西蘭的奧克蘭。二月,這裡是夏天,卻涼爽如京華之秋。宿雨初晴,鳥鳴啾啾,窗外望去,草坪花木,一片皆綠。序文寫罷,逸興未已,更綴小詩,以為結束:

  侵島書樓爽夏風,林梢滴雨鳥呼晴。萋萋芳草生新綠,一樹雜花恰序成。

 


我想要 訂閱 取消 中國圖書網的電子報

客戶服務電話 :886-4-23728657 · 傳真 886-4-23725935        京ICP備09013606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