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您最近瀏覽過的商品
新詩雜話
【精品圖書推薦】
新詩雜話


作者
朱自清
ISBN
7563350667
頁數
96
開本
24開
封面形式
簡裝本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4-1-1
NT$
131
        


配送說明: 國際快遞 , 海運郵遞 。

付款說明: 1. VISA、MASTER線上刷卡 2. 信用卡傳真刷卡付款 3. 郵政劃撥 4. 銀行匯款 5. PAYPAL
 特色及評論  
  本書是朱自清先生專門討論新詩的著作,收有十五篇論作和一篇譯文。對於新詩,作者相信意義的分析是欣賞的基礎,故全書多從“解詩”出發,將新詩層層剝開,論及詩的動向、愛國詩、歌謠同譯詩、詩聲律等諸多方面,範圍相當寬泛,並提出很多創見。書中所論,既有朱自清先生作為詩人的切身體會,又有作為文學研究者的獨到精闢,加之文法的清雋縝密,於今日詩歌賞鑒,依然有指導作用。
 內容簡介  
  本書是朱自清先生專門討論新詩的著作,收有十五篇論作和一篇譯文。對於新詩,作者相信意義的分析是欣賞的基礎,故全書多從“解詩”出發,將新詩層層剝開,論及詩之動向、愛國詩、詩素種種、歌謠同譯詩、詩聲律等諸多方面,範圍相當寬泛,並提出許多創見。
書中所論,既是朱自清先生作為詩人的切身體會,又有作為文學研究者的獨到精闢,加之文法的清雋縝密,於今日詩歌賞鑒,依然有指導之用。
 本書前言  
  遠在民國二十五年(1936年),我曾經寫過兩篇《新詩雜話》發表在二十六年(1937年)一月《文學》的《新詩專號》上。後來抗戰了,跟著學校到湖南,到雲南,很少機會讀到新詩,也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三十年(1941年)在成都遇見厲歌天先生,他蒐集的現代文藝作品和雜誌很多。那時我在休假,比較閒些,厲先生讓我讀到一些新詩,重新引起我的興味。秋天經過敘永回昆明,又遇見李廣田先生,他是一位研究現代文藝的作家,幾次談話給了我許多益處,特別是關於新詩。於是到昆明後就寫出了第三篇《新詩雜話》,本書中題為《抗戰與詩》。那時李先生也來了昆明,他鼓勵我多寫這種“雜活”。果然在這兩年塈琱S陸續寫成了十二篇,前後十五篇居然就成了一部小書。感謝厲先生和李先生,不是他們的引導,我不會寫出這本書。  我就用《新詩雜話》作全書的名字,另外給各篇分別題名。我們的“詩話”向來是信筆所至,片片段段的,甚至瑣瑣屑屑的,成系統的極少。本書媮鷁M每篇可以自成一單元,但就全書而論,也不是系統的著作。因為原來只打算寫一些隨筆。  自己讀到的新詩究竟少,判斷力也不敢自信,只能這麼零碎的寫一些。所以便用了“詩話”的名字,將這本小書稱為《新詩雜話》。不過到了按著各篇的分題編排目錄時,卻看出來這十五節新詩話也還可以歸為幾類,不至於彼此各不相干。這裡討論到詩的動向,愛國詩,詩素種種,歌謠同譯詩,詩聲律等,範圍也相當寬,雖然都是不賅不備的。而十五篇中多半在“解詩”,因為作者相信意義的分析是欣賞的基礎。  作者相信文藝的欣賞和了解是分不開的,了解幾分,也就欣賞幾分,或不欣賞幾分,而了解得從分析意義下手。意義是很複雜的。朱子說“曉得文義是一重,識得意思好處是一重”,他將意義分出“文義”和“意思”兩層來,很有用處,但也只說得個大概,其實還可細分。朱子的話原就解詩而論,詩是最經濟的語言,“曉得文義”有時也不易,“識得意思好處”再要難些。分析一首詩的意義,得一層層挨著剝起去,一個不留心便逗不攏來,甚至於驢頭不對馬嘴。書中各篇解詩,雖然都經過一番思索和玩味,卻免不了出錯。有三處經原作者指出,又一處經一位朋友指出,都已改過了。別處也許還有,希望讀者指教。  原作者指出的三處,都是卞之琳先生的詩。第一是《距離的組織》,在《解詩》篇堙C現在抄出這首詩的第五行跟第十行(末行)來:  (醒來天欲暮,無聊,一訪友人罷)  ……  友人帶來了雪意和五點鐘,  括弧塈痚_先以為是詩中的“我”的話,因為_上文說人夢,並提到“暮色蒼茫”,下文又說走路。但是才說人夢,不該就“醒”,而下文也沒有提到“訪友”,倒是末行說到“友人”來“訪”。這便逗不攏了。後來經卞先生指點,才看出這原來是那“友人”的話,所以放在括弧堙C他也午睡來著。他要“訪”的“友人”,正是詩中沒有說出的“我”。下文“忽聽得一千重門外有自己的名字”,便是這來“訪”的“友人”在叫。那走路if;是在模糊的夢境中,並非夢中的“醒”。我是疏忽了“暮”和“友人”這兩個詞。這行堛滿坐j欲暮”跟上文的“暮色蒼茫”是一真一夢,這行堛滿坐秅H”跟下文的“友人”是一我一他。混為一談便不能“識得意思”了。  第二是《淘氣》的末段:  哈哈!到底算誰勝利?  你在我對面的暀W  寫下了“我真是淘氣”。  寫的是“你”,讀的可是“我”;“你”寫來好像是“你”自認“淘氣”,“我”讀了便變成“我”真是淘氣了。所以才有“到底算誰勝利?”那玩笑是問句。我原來卻只想到自認淘氣的“真是淘氣”那一層。第三是《白螺殼》,我以為只是情詩,卞先生說也象徵著人生的理想跟現實。雖然這首詩的親密的口氣容易教人只想到情詩上去,但“從愛字通到哀字”,也盡不妨包羅萬有。這兩首詩都在《詩與感覺》一篇堙C  《朗讀與詩》堣犍恓疇~鷗先生《和平的礎石》詩,也鬧了錯兒。這首詩從描寫香港總督的銅像上見出“意思”。我過分的看重了那“意思”,將描寫當做隱喻。於是“金屬了的手”,“金屬了的他”,甚至“銅綠的苔部”都變成了比喻,“文義”便受了歪曲。我是求之過深,所以將銅像錯過了。指出來的是浦江清先生。感謝他和卞先生,讓我可以提供幾個親切有味的例子,見出詩的意義怎樣複雜.分析起來怎樣困難,而分析又確是必要的。  這裡附錄了麥克塈ヾm詩與公眾世界》的翻譯。麥克塈ぇ出英美青年詩人的動向。這篇論文雖然是歐洲戰事以前寫的,卻跟本書《詩的趨勢》中所引述的息息相通,值得參看。           朱自清          1944年10月,昆明。
 本書目錄  
 
新詩的進步
解詩
詩與感覺
詩與哲理
詩與幽默
抗戰與詩
詩與建國
愛國詩
北平詩
  ——《北望集》序
詩的趨勢
譯詩
真詩
朗讀與詩
詩的形式
詩韻
附錄:詩與公眾世界(PoetryandthePublicWorld)(譯文)
 作者介紹  
  朱自清(1898-1948),江蘇揚州人,原名朱自華,號秋實,字佩弦,著名散文家、詩人及文學研究家。其主要著作有《背影》、《雪朝》、《歐遊雜記》、《你我》、《倫敦雜記》、《詩言志辯》、《新詩雜話》、《標準與尺度》、《論雅俗共賞》、《語文影與其他》等。
 
 


我想要 訂閱 取消 中國圖書網的電子報

客戶服務電話 :886-4-22030573 · 傳真 886-4-22421792        京ICP備09013606號-2